小说山 >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> 第128章 上岛

第128章 上岛


  五行如意通天棍停止变化,棍子上的哮天犬还有些迷糊,下意识地用鼻子使劲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。
  然后,他就发现了不远的地方的那座定海神耙岛。
  岛上有几个人,还都是熟人。
  于是,哮天犬顿时就开心起来,站起身子,挥了挥手,大声喊道:“玉鼎真人……哪吒……你们看到我主人没?”
  说着,就纵身一跳,朝着岛上飞了过去。
  “哎……哮天犬……你别把我给丢这儿了呀……”杨蛟虚弱无力地喊了一声。
  哮天犬的耳朵十分灵光,杨蛟的声音虽然小,但是,他依然听得很清楚,立即就反应了过来:“哦……差点儿把主人的大哥给忘了……”
  然后,哮天犬身子一扭,又飞了过去,一把抓起杨蛟的胳膊,拎着他飞到了小岛之上。
  到了岛上,哮天犬把杨蛟就这么往地上一丢,就朝着玉鼎真人、哪吒他们跑过去:“你们看到我主人没?”
  玉鼎真人没好气地望了他一眼,说道:“就知道找你的主人!”
  说完,玉鼎真人就扇着风,朝着一旁瘫软在地上的杨蛟走了过去。
  刚才哮天犬那么一丢,摔得杨蛟治咳嗽起来。
  玉鼎真人围着杨蛟走了一圈儿,仔细地打量了一番,然后用着奇怪的眼神盯着杨蛟,半晌之后,才开口问道:“你……就是杨戬的大哥……杨蛟,杨大郎?”
  杨蛟楞住了,有种被雷霆轰击的感觉,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,双眼泛出红光,呼吸急促起来,大吼一声:“不要叫我大郎——”
  “哦?为什么?”玉鼎真人停止了扇扇子,盯着杨蛟,平静地问道。
  “因为……你管他因为什么,反正就是别叫我大郎……不然,就算你是二郎的师父,我也照揍不误!”杨蛟“疾声厉色”地警告道。
  “唉哟……年纪轻轻,好大的戾气哦……消消气,消消气,贫道不叫你大郎便是了!”玉鼎真人猛地挥动手中的扇子,使劲地扇了一阵风。
  “那你记清楚了啊!”说完,杨蛟又恢复了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瘫软在地上。
  “不过,贫道该怎么称呼你呢?这倒是一个难题……”玉鼎真人来回踱步,沉思了一会儿,望着杨蛟的脸庞,一脸严肃地说道:“贫道以后就称呼你……徒弟的大哥,如何?”
  “随便你了……反正别叫我大郎就行,其他的,你随意。”杨蛟摆了摆手。
  “嗯,徒弟的大哥,这个称呼不错,也就是我玉鼎真人才能想得出来这种简单直接的称呼,哈,我玉鼎真人实在是太聪明了!”玉鼎真人仰天大笑,得意地说道。
  这个时候,一旁的哪吒走了过来,仔细地瞅了瞅杨蛟。
  杨蛟也仔细地瞅了瞅哪吒。
  “杨大哥,小弟哪吒,在此有礼了。”哪吒一抱拳,冲着杨蛟说道。
  “哦……有礼,有礼……有礼了。”杨蛟也虚弱地抱了一拳,然后,他好像又意识到了什么,疑惑地开口问道:“哪吒兄弟,不知为何叫咱大哥?”
  “大哥有所不知,当初小弟和杨二哥八拜为交,结为兄弟的时候,也把你算在了内,所以,小弟自然要称呼你为大哥!”哪吒表情认真的说道。
  “原来如此……哪吒兄弟,你不嫌弃咱这粗鄙的汉子,还跟咱结为兄弟,我杨蛟真是三生有幸!”杨蛟戏精附体,甭管演得如何,这一副架子算是出来了。
  其实,杨蛟的心底乐开了花。
  这堂堂的哪吒,也成了咱的小弟……我杨蛟实在是太走运了……
  “大哥这是哪里的话?”哪吒摆了摆手,说道:“当初与二哥结拜之时,二哥曾说过,大哥你才是一个真正有血性的汉子。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。我哪吒最是佩服大哥这样的汉子,再加上前些天,大哥你手持一棍,杀上天庭,杀伤杀死天兵无数,实乃顶天立地的人物,三界之内,除了大哥二哥,还能有谁做得到?跟大哥你这样的人物结拜,是小弟的荣幸才是。”
  哪吒郑重地抱拳说道。
  “咳咳……哪吒兄弟此言,是在是让大哥惭愧……咳咳……”哪吒的一番话,把杨蛟都给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只能通过咳嗽掩饰一二。
  “杨大哥,你如今身受重伤,还是多多歇息为好,小弟就不跟你唠嗑儿了。”哪吒上前一步,给杨蛟传输了一点儿法力,缓解了杨蛟的一些难受。
  “多谢哪吒兄弟了!”杨蛟一脸的虚弱。
  “哎……哎……徒弟的大哥,你的那根棍子,是不是定海神针啊?”玉鼎真人刚才在一旁盯着水里的那根粗大的棍子,盯了好长时间,这会儿突然过来神秘兮兮地冲杨蛟问道。
  “定海神针?”杨蛟一愣,心想那不是猴子的那根儿吗,跟小爷这根儿有啥关系?
  “我这根棍子名为五行如意通天棍,并不是你口中的定海神针。”
  说完,杨蛟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棍子还在水中,扭头看了一眼,然后心中默念口诀。
  只见按原本矗立在弱水之中的巨棍,突然间开始迅速缩小,眨眼就变成了一根普通长度的棍子,从水中跃起,朝着岛上飞来。
  杨蛟一把接住,然后露出上面的文字,给玉鼎真人瞧了瞧:“看,咱这根棍子是有名字的,不是啥定海神针。”
  “五行?如意?通天?棍!呼哈,好名字,好名字!”玉鼎真人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喜不自胜起来,好似那是自己取的名字似的。
  “哎,对了,徒弟的大哥,贫道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?”玉鼎真人突然一本正经了起来,十分严肃的问道。
  “什么问题?你问!”杨蛟疑惑,说道。
  “你的……这一身本领,是跟谁学来的?”玉鼎真人郑重的问道。
  “这个……这个问题很重要吗?为啥要问这个问题?”杨蛟说不出来,因为他没有师父,没法说。
  “当然重要!”玉鼎真人突然大喝一声。
  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杨蛟磕磕巴巴地问道。
  “因为……”玉鼎真人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:“贫道想知道,三界之内竟然还有和贫道一般厉害的师父,能教出你这般徒弟,贫道不服,想……”
  然而,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哮天犬给打断了。
  哮天犬大喝一声:“够了——我主人现在还生死不知,你们还有心情在那里聊天儿,还在那里说什么三界内最厉害的师父,丝毫不把我主人的死活放在心里,你们身为我主人的师父、兄弟,对得起他吗?”
  哮天犬的这一番义正言辞,唬得众人目瞪口呆,没想到一条狗,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,是在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  最后,还是玉鼎真人率先反应过来,快步走过去,拿起手中的扇子,照着哮天犬的脑袋,狠狠地拍了几下,恼羞成怒地说道:“你这条死狗!就知道找你主人!贫道让你找……”
  “那……他是我主人,我当然要找他了!”哮天犬一脸不服气地说道。
  “你这条死狗,脾气还是这么倔!”玉鼎真人一脸无奈地扇着扇子,说道:“你……你放心好了,你的主人没事!”
  “真的!”哮天犬立即兴奋了,爬过去问道:“那他现在在哪里呀?”
  “你……哎……”玉鼎真人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就不能动动你这颗狗脑子?贫道现在在这里能说吗?”
  说着还努了努嘴。
  哮天犬朝着玉鼎真人努嘴的方向看了一眼,看到小金乌还在这里,瞬间就反应了过来。
  “对对对!不能说,不能说……”哮天犬的声音越来越小,还瞪了小金乌一眼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