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山 > 英雄联盟下一代M神 > 第九十一章 爱美人不爱江山

第九十一章 爱美人不爱江山


  现在20分钟都没到,大比分20-6领先,双C发育爆炸,对面就等着20投就行了。
  还差10秒就到20分钟了,但是锤石和EZ又是发现了对面落单的轮子妈,真是惨。
  轮子妈现在看到这俩人就慌,锤石都没放技能呢,轮子妈就开了E技能的法术护盾,结果也就是挡掉了EZ的一发Q技能吧,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被锤石钩中,然后被EZ击杀。
  刚好到20分钟。
  徐望微觉得对面肯定到投降了。
  万万没想到的是对面还有点韧劲,还没有投,这游戏算是更有意思了。
  其实事实上对面的轮子妈是发起投降了,辅助大眼点了,上单炼金也点了,但是中单泽拉斯和打野挖掘机拒绝了,他们认为自己没有崩,拖到后面还能打。
  徐望微将会用行动告诉他们什么叫早投早超生。
  不肯投降的挖掘机在中路碰到了大魔王瑞兹,瑞兹又是跟打格斗游戏似的,只要背好几套连招就行了。瑞兹W技能符文禁锢禁锢住挖掘机,锤石又出现了,一个Q技能是弹无虚发,挖掘机真的看到锤石都头疼,之前被秀了两波,现在还牢牢印在脑子里呢。
  挖掘机阵亡。
  下路王校长也是传来捷报,EZ单杀了对面的中单泽拉斯。
  三炮啊,你的无尽呢。
  对面中野都阵亡,大龙又是刷新,此时不拿更待何时。
  大龙rush到一半呢,对面那头铁的中野终于受不了了,还是投了吧。
  victory
  结束了,还算轻松,但是徐望微心里还是比较忐忑的,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做什么。
  “校长还要再来一局吗?”PDD可能是看到这局对面投降太快,可能没有检验出徐望微5V5大团战的指挥和团战细节,所以他想是不是还要再玩一局考验一下徐望微。
  “不用了。”王校长直截了当地否认了。
  徐望微的心哐当一下掉在地上,他感觉自己的电竞梦想可能离他越来越远了。
  徐望微刚把头垂下去,王校长就继续说道:“就他了。”
  什么???!!!!徐望微简直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  PDD听到王校长的话也是很开心,站起身来拍了拍徐望微的肩膀:“可以呀小伙子。不过看你这ID取的这么骚,但是人又看上去挺文静的,你不会是闷骚吧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PDD又忍不住笑出猪叫,“不过还是挺符合我们IG的风格的,姿态那个B更骚哈哈哈哈哈。”
  徐望微也是被PDD说的面色绯红,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  王校长开口:“你什么时候可以来俱乐部报道?”
  “唔······”徐望微想了一下,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呢,爸妈的意见,然后还要办理休学手续等等,“最多半个月,我还没跟爸妈说过这件事呢。”
  “行,如果你爸妈那边搞不定的话,你打电话给老陈,让他联系我,我派人来帮你解决。”看看,这有钱人的讲话腔调就是不一样。
  “好的好的。那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。”徐望微见到也没自己什么事了,就提出自己是否可以离开。
  王校长也是点点头,徐望微跟两人告辞,惴惴不安的心也是更加躁动,只不过这躁动是因为兴奋。
  “耶!”一出兴欣网吧,徐望微就忍不住开心地蹦了起来,他要把这件消息第一个告诉孙沉阁。
  拨出孙沉阁的电话。
  “喂”电话那头传来依旧是孙沉阁软软的声音。
  “我成功了!我要去打职业了!”徐望微说的有点大声,而且手舞足蹈的,周围的人都朝他瞟了一眼,仿佛以为他是个傻子。
  “哇!恭喜恭喜!”孙沉阁听到,语气明显也是变得欢快起来,“那你什么时候去俱乐部报道啊?”孙沉阁问道了比较关键的问题。
  “我跟他们说半个月,因为我还没跟我爸妈说过这件事呢,我爸妈这边说通的话,那就好办了,学校里办理休学申请就好了。”徐望微也是把自己的想法跟孙沉阁说了一下,电话那头的孙沉阁也是一边嗯一边也是在想着什么。
  “那···那···那我怎么办啊。”原来孙沉阁一直担心的是这个问题,因为徐望微休学的话,那么他们两个见上一面就没现在那么方便了。
  “你不用担心!IG俱乐部就在魔都,离这儿很近的,我没事的时候可以来看你啊,你要是来魔都玩我也可以带你出去转转啊,是不是。”孙沉阁一听徐望微就在魔都,也是放下了悬着的心,魔都到姑苏坐车一个多小时就能到了,而且现在交通这么发达,的确是很便捷。
  “还有啊,我没事还可以跟你一起打游戏的啊。”徐望微进一步安慰一下孙沉阁,很显然十分奏效。
  “那你去俱乐部之前我们要经常见面噢,不然以后可能见面的机会就不像现在那么多了。”
  “肯定啦!你放心!我现在就在你们学校门口啊。”徐望微边打电话也是边往学校走,不知不觉正好走到了孙沉阁学校的门口。
  “啊!你等我五分钟,我出来。”孙沉阁一听徐望微居然在她校门口,也是迫不及待想见见他,生怕徐望微会人间蒸发似的。
  五分钟后。
  孙沉阁跑到了校门口,披头散发气喘吁吁的。
  “你跑这么急干嘛,我又不是超过五分钟就走了,你说让我等你我肯定会等到你啊。”徐望微替孙沉阁理了一下因为狂跑而凌乱的头发。。
  两人面对面,四目相对,此时此刻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,一个缓慢而平缓,另一个吹气胜兰却十分急促。
  徐望微的注意力全在整理孙沉阁的头发上,却不料孙沉阁的双眸早已浸满了泪水。
  一道泪滴划过孙沉阁略施粉黛的脸庞,掉落在徐望微牵着孙沉阁的那只手上。
  徐望微一愣,将眼神转向了她的脸,“小傻瓜,你怎么哭了啊。”
  这时候孙沉阁再也忍不住了,一下子钻进徐望微的胸怀中大哭起来,“呜呜呜呜呜,人家怕见不到你了。”
  “那我不去了,我陪你好吗。”徐望微平生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,而且他也是那种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那种人,他认为只要自己能力够强,机会总会找上门,而挚爱可能没了就真的没了。
  “你敢?!”孙沉阁抬起脸,双眼因为哭过而显得有些红肿,泪水也还在情不自禁往下落,但是她还是故意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。因为她知道徐望微想打职业已经想了很久了,不能因为她而断送了他的梦想。